永别阿頁雨水朦胧,山间薄雾笼罩。 他西装革履,撑一把黑伞笔直站在一座墓碑前,他看着照片上的隽秀面容,感觉他就在自己面前。 他弯下腰将怀中的血色玫瑰放在碑前眼眶突然酸涩,一股暖流涌出。 “你以前...

夏夜阿頁深蓝色的夜空上点缀的耀眼星辰,透着薄云洒下星辉。 少年们坐在屋顶畅聊,享受的星光璀璨的夜空和美好的青春年华。 间聊天中的推搡总是无意识地触碰到对方,玩笑声中对视一眼,突然安静下来,他们...

等待阿頁我再次见到他是十年后的一个傍晚。火烧云染红了天空,像止不住的野火燃烧着荒原。 他孤身一人坐在梧桐树下,孤寂荒凉双手交叠着,右手手掌有节奏地拍打着左手手背,他凝视着那个幽深的巷口,像是在...

重逢阿頁车水马龙,霓虹深处。 他们在人群中呼喊着对方的名字,焦急又慌张,转身那一瞬间怔住脚步,凝视着彼此。 人山人海里,我一眼就看见了你。 幸好,这一次我们之间没有千山万水。幸好,这一次我一眼...

初见阿頁教室的白色墙面已经被五颜六色的笔墨写着各种文字,描绘出稀奇古怪的涂鸦我正靠着这面墙坐在桌前,课桌面的角落摞着一沓厚厚的课本资料。 已经到了饭点,偌大的教室仅有我一人在内,小宇有事请假,...

跨趣千里 苦苦寻置终于我到你期烷春天的清晨总是带着些许凉意,明媚的阳光照耀在黑青色的柏油路上。路旁站着一位少年,尽管阳光和风匆匆略过他,也不能弥盖少年独有的朝气。 “喂喂!以姗快走啊!”少年在...

铃铛脚臭的野原先生我在小的时候养过一只狗,黄白相间很可爱给它取名叫橘子。农村嘛,流浪狗比较多,为了证明它是人家养的狗我还特意给它买了一个小铃铛给它戴着,小铃铛是那种铁的上面还有狮子图案。 后来...